宝贝我想尿在里面h,和少爷在书房的桌子上

看着表哥上了楼,我就在一楼等候着,等了几分钟,我想这个时候表嫂也应该洗完澡了吧。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表哥的视频通话。

床的另一边,表嫂身着白色浴袍,头上顶了个发髻,三十多岁的样子

虽然平时也经常见到表嫂,但这次是我第一次看到表嫂穿浴衣的样子,仿佛能看想象到表嫂浴袍底下的诱人身体,我的帐篷不自觉鼓了起来。

这让我产生了一种罪恶感,表嫂平时对我那么好,可是现在我等下却要占有她的身体。

没等我多想,表哥忽然对着手机打了一个手势,那个手势的意思是,快上来,然后表哥便将手机放下,直接站了起来,抱住了表嫂,那身浴袍随之脱落,露出了表嫂白花花的。

这下表嫂所有的隐私部位都暴露在了我的面前,那胸前饱满的粉嫩樱桃,还有她那下面黑色的神秘花园。

“你今天怎么这么急?”被突然抱住,表嫂剐了表哥一眼嗔道。

“今天我感觉自己能够超常发挥。”表哥疯狂地亲吻着表嫂的脖子,耳垂,表嫂发出了一声声诱人的鼻息。

“老婆,要不今天我们来玩一个特别一点的游戏?”表哥突然问。

“什么游戏?”

“就是那种,我想试试。”表哥看着表嫂的眼睛,试探性地问道。他知道表嫂是很保守的人,就连口都没有帮他口过,这种事情估计也不会允许。

代替表哥

果然,表嫂直接生气道:“李宏斌,你今天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老婆,这不是,我们从来都没玩过一点特别的东西,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可以只蒙眼睛。”表哥陪笑道。

“蒙着眼睛干嘛,黑漆漆,一点都没有。”

“老婆,算我求你了,今天就破例这么一次好吗?”表哥哀求道。

看到表哥这个样子,表嫂好像心软了,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道:“就只是蒙住眼睛?”

“还有就是我们做的过程中谁都不许说话,可以吗老婆?”

“话都不能说?”

“对,这个游戏就是这样的,谁也不能打破游戏规则,如果谁打破规则就得学够吠,而且还是光着身子。”表哥小心翼翼地笑着回答道。

“也不知道你今天着了什么魔,算了,就随你吧,你想玩就玩吧。”

“那好,老婆,你等我一会儿。”说着,表哥就去衣柜翻出了一个黑色的眼罩,又回来给表嫂带上,又把手机给拿了起来。

此刻我已经衣服来到二楼了,手上拿着手机,刚才表哥把手机放下了,我只能模模糊糊看到点片段,此刻画面一转,我就看到了表嫂,表嫂被蒙住眼睛,好像一条求爱的母狗一样跪在床上。

那下面的肉色饱满而又粉嫩,看那样子好像并没有怎么被开发过。

我还是一个处男,何曾见过这种场面,顿时呼吸急促起来。之前的犹豫也消失不见,想到等下就可以狠狠的干表嫂,我的内心顿时兴奋不已。

表哥此刻继续调情,手机在在那肉色上面滑动,嘴巴亲吻着表嫂的脖子和耳垂,不一会,表嫂的情欲就到达了巅峰。

表哥眼看时机到了,对我打了个手势。我关上了手机,然后轻轻地推开了门。表哥看到我一丝不挂地进来,看到我下面挺立的大东西,眼里闪过意思复杂,但并没有说什么。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jtool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