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爽老师你水好多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z

2015已经过去,然而奔跑吧小表砸依然热度不减,大有继续霸占2016年最佳综艺的势头,但是,节目中唯一的常驻女神Baby却宣布要离开,让广大粉丝们惋惜不已。

于是,男嘉宾们与节目组商议后,决定为Baby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告别秀,恰逢新年刚过,元宵将至,就算做一期节目的新春番外篇了。

不过,这一次的番外篇可跟平时的节目不太一样,虽然录制照旧,但是却不会播放,因为这一次的内容可是限制级的,而且绝对会给baby留下永生难忘的回忆。

节目组将通告发出之后,Baby爽快的应约,而且得知节目组竟然专门给自己举办了告别秀,还有一些小感动。

一同参加节目的还有6位男嘉宾,分别是凳叔叔,大黑牛,小猎豹,自恋鹤,小蓝蓝还有重新回归顶替小萌鹿的王宝宝。

除了嘉宾之外,还有节目的500多名热心观众,比较特别的是,观众全部都是男的,而且还有国际友人。

7名嘉宾站在临时用木板铺成的500平米见方的硬地上,灯光音响照旧,只是似乎摄像机少了很多,因为这次根本不需要进行录制,即使录制了电视上也不会允许播放的。

细心的Baby一下子便注意到了观众竟然全部都是男的,不由得感到惊讶,不过很快想到了是自己的告别秀,男粉丝多是很正常的,也就没再生疑。

这是因为,我们这次的节目比较特殊,只能选个偏僻的法外之地,才出此下策,希望各位热心观众们能够谅解。

其次,大家都是为了我们这期节目的主角Baby小姐来到了这里,因此,我们安排的全部都是限制级的游戏,还有大量的互动,绝对不让大家失望而归的。

只是这话听得Baby一头雾水,不知所云,什么叫限制级游戏,还有大量的互动,难道是要和观众一起做游戏?怎么节目组从来没跟自己提过这些。

还没等她想明白,导演就走到了她的面前,带着满脸的虚伪,甚至有些猥琐的笑容说道:「亲爱的Baby小姐,这可是精心为你准备的一期节目啊,你可要好好的表现啊,别亏待了我们精心挑选的500多名男粉丝啊。

Baby一头雾水的看向身旁的其他的6个男嘉宾,想要从他们身上得到一些答桉,可是却吃惊的发现,这六个人也是满脸猥琐和得意的望着自己,那种眼神彷佛是一群饥饿的老鼠盯着奶酪的表情一般,不由得让Baby心头一颤。

「大家请注意听规则!今天的游戏规则比较特殊,由于没有外来的嘉宾,所以今天的全部游戏都是7人各自为战进行个人对抗。

说到这,已经感觉出了异样的Baby大声的质疑:「哎!策划大哥,你有没有考虑到我是女的啊,各自为阵对抗是什么鬼啊!」

听到Baby的质疑,策划哥只是微微的一笑,轻蔑的说道:「这都是你的告别演出了,当然要玩点与众不同的了,更何况你那么聪明,也不一定就会输啊。

「你们搞什么啊,一个个都有病了吧,都是什么奇怪的态度啊!我是来录节目的,不是来陪你们玩的,再这样神经兮兮的我就不录了!」

气愤的Baby说完就要转身离开,却发现两个身高足有两米高的一黑一白两名巨汉向自己走了过来,Baby本能的刚要逃走,就被黑人巨汗抢先一步,一把擒住了肩膀,像捏住一只小鸡一样提了回来。

「放开我啊,快来帮帮我啊!好痛啊,你个黑鬼快放开我啊!你们都疯了吧!」Baby一边挣扎一边大喊着。

心中更是又惊又气,这是什么告别秀啊,节目组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啊,自己可是一位一线明星啊,他们有没有考虑过这样对自己的后果啊。

她再次无助的望向了平时经常在一起录节目的6个男人,只见他们不但丝毫没有帮助自己的意思,还都是满脸的幸灾乐祸。

自恋鹤更是带着一脸的猥琐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贱贱的说道:「我的女神啊,好好参加游戏,不然这两名大汉可就不客气了!」

快让他们放开我,凳叔叔,快让他们放开我,导演,策划哥,我不要录了,请放我走吧!」Baby惊慌的呼喊着,求救着。

她看着身边的6个男人,周围的500个男观众,还有导演,策划等工作人员,每个人脸上都是戏谑的淫笑,再看看自己的经纪人和化妆师,早已经不知了去向,应该也是被控制住了。

如今自己处在一个荒岛之上,周围什么都没有,Baby冷静的分析了一下,眼下也只能是服从命令,看看眼前的这些人是要搞什么名堂了,只希望他们不要太出格就好。

但是,脸蛋上传来的热辣的疼痛似乎在告诉她,这次自己的遭遇绝对不会轻松,也绝不会是什么恶作剧。

见状,黑人巨汉便放开了Baby,但两人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到了Baby的身后,似乎随时准备在Baby反抗的时候做出回应。

这时,小蓝蓝朝着Baby靠了过来,说道:「哈哈,Baby女神,今天玩游戏我们可不会让着你了哦!一会儿可别哭啊!」

「我们不干什么,就是陪你玩游戏啊,以前的游戏玩的不过瘾,这一次我们没有剧本,就是要玩死你,哈哈,怎么样,害怕了吗?」

「看到眼前的趾压板的跑道了吧!跑到一圈有400多米长,而且这次的趾压板可是我们专门定做的,橡胶针异常的锋利和坚硬,几乎是人的皮肤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几人听到这句话,纷纷不由得冒出了冷汗,心中暗骂策划的卑鄙,以前的趾压板已经把他们折磨的够痛苦了,这次还来了个专门定做的,这分明是不虐死不罢休的节奏啊,还不如换成针板算了。

策划欣赏了一下几人难看的表情后,继续得意的说:「你们每个人都要在跑道上要完成一圈,跑道上有的地方需要负重,有的地方需要跳绳,有的地方则需要匍匐通过。

不过,为了增加趣味性,比赛前大家可以先抢夺对面的物品堆里的一件装备,以便帮助自己完成比赛,当然那堆物品里可不都是帮助大家的,也有一些是累赘,但是每个人必须要用上一件装备,所以,看你们谁手快了!准备好了的话我就要喊开始了!」

一马当先的是大黑牛,一下子就冲到了物品堆里,其他的人显然也没有怜香惜玉,几人果断的把baby挤到了最后。

大黑牛在物品堆中一下子便发现了一双拖鞋,不由得开心的大笑,要知道在指压板上能够穿一双鞋,那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了。

小猎豹和凳叔叔拿到的分别是护膝和护肘,虽然脚底是没有了保护,但是一会儿要匍匐的时候无疑会有很大的作用。

自恋鹤和小蓝蓝本来挡着baby,但是一个不留神却让baby跑到了前边,此时物品堆里只剩下了绑在一起的两个大沙袋,一个信封,和一副大手套。

机智的baby果断的选择了大手套,因为baby的脚小,很显然如果把这副手套套在脚上,那效果几乎等于穿了一双鞋了。

拿到沙袋的小蓝蓝一脸的哭丧,只见他用手提起这两个沙袋都感觉有些吃力,这要是背上这两个家伙,光着脚走一圈下来估计脚底都要被刺穿了。

而看着这两个足有20公斤的沙袋,baby也不禁冒了一身冷汗,不由得暗自庆幸,要是让自己背上这两个东西,那自己本就柔软纤弱的小脚可要遭殃了。

然而,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只见拿到信封的自恋鹤拿着信封里的字条满脸猥琐的走向了baby和小蓝蓝,大声的念到:「拿到信封,首先恭喜你,你没有获得任何道具。

但是不要紧,虽然你什么都没获得,但是你却获得了一个能力,那就是你可以让已经获得了道具的两个人互相交换道具。

于是,她赶紧用祈求的眼神看向自恋鹤,这要是平日里,自恋鹤早就表现出虚假的绅士风度,放过baby了。

不过今天可不一样,今天的节目不会直播,大家就是要来收拾baby的,平日里就恨得baby牙痒痒的自恋鹤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只见他一步步逼近了baby,淫笑着说道:「baby,估计背上两个沙袋在指压板上行走应该会很爽的,你想不想试试啊?」

「哼,我就是想让你跟小蓝蓝换,怎么了?不过,要是你跪下来舔着我的脚求我,我说不定就会放过你啊!」

听到这,baby不禁俏脸一红,心生怒意,平时时时刻刻都被宠着的女神怎么能受得了这种羞辱,只见baby咬着银呀说道:「哼,换就换,随你的便吧!」

比赛很快便开始了,大家按照抢到东西的顺序,依次开始了跑圈,最先出发的是大黑牛,只见他穿着拖鞋,几乎是平步青云的开心的完成了200多米的奔跑,完成了50米的匍匐,还有20次的跳绳。

而后是王宝宝,凳叔叔等,大家几乎都顺利的完成了比赛,只有自恋鹤略悲剧,因为他没有拿到任何道具,因此被趾压板折磨的够呛,跳绳的时候脚底痛的不停的大叫,最后背着观众的时候,则几乎是咬着牙一步一步挪着走到了终点,到了终点之后已经是汗流浃背了,而且一到终点就捂着双脚,看样子确实疼的厉害。

只见她把两个沙袋系在腰间,痛苦的走上了布满尖刺的趾压板,baby平时对自己的双脚十分的呵护,所以足底几乎没有任何角质,皮肤光滑柔软。

因此,一踏上趾压板,脚底脚心就被尖刺扎的几乎要破皮,疼的baby瞬间冒出了冷汗,才走了仅仅十几米就痛得她开始抽泣了。

趴在地上的baby用眼睛扫了一下的脚底,满是细小的深坑,有些地方已经有了轻微的破皮,但是她顾不上心疼自己,不服输的性格让她鼓起了勇气,开始在这尖锐的橡胶刺上开始了匍匐。

现在baby的用时已经15分钟了,要知道最慢的自恋鹤也就用了20多分钟,而自己才刚刚完成了一半,因此,baby心下紧张,不敢休息,硬是忍者剧痛连续的在趾压板上跳起了绳。

但是,系在腰间的两个20公斤的沙袋可是让她无法如愿,本来20次跳绳,baby可以轻松的一次完成,这下有了沙袋,最多跳三下就再也跳不起来了,而且,每次落地的时候,baby柔软的脚心都要承受行走时数倍的疼痛,以至于跳到十几下以后baby已经是疼的哭了起来,一边抽泣一边完成了比赛。

baby没时间多想,使劲全身的力气,一下子将那个足有140斤的男观众背在了背上,加上那两个沙袋,足有180斤的负重,这一下差点将纤瘦的baby压倒在地。

此时baby的脚心几乎已经快被尖刺刺穿一般的疼痛了,她几乎不敢再去想自己的玉足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只是想着能够快点走完这最后的50米,争取超过自恋鹤。

然而,就在她还有10几米就要到达终点的时候,背上的猥琐男观众忽然将手伸进了baby的T恤中,向着胸前的矫乳便摸索了过去。

敏感的baby顿时心里一惊,放慢了脚步,可由于她的双手都在用力,腾不出手来,只好微微侧头,生气的对着背上的男人喝到:「喂,把你的手拿开,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而背上的男人却丝毫没有动作,只是戏谑的说道:「哼,不客气又能怎样啊!baby小姐,我看您还是抓紧时间吧,再有2分钟,你的用时就是倒数第一了。

听到这个,baby差点被气昏,不过,时间的确不多了,自己可不想输掉比赛,眼下只能吃了这哑巴亏。

她一时没有办法,只好咬紧牙关,打算一下子冲到终点再作计较,于是鼓起了浑身的力气,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如此猥琐的男人摸到了乳房,这真是启齿大辱啊,还好是在衣服里面,没有被别人看见。

然而,背上的老兄的揩油行为并没有结束,只见他顺着baby光滑的乳房,一直摸到了乳尖,还用手指狠狠的捏住了baby粉红的乳头,用力的揉捏了起来。

裁判面带笑容的缓缓的走到了baby面前,然后按下了手中的秒表,澹澹的说道:「baby小姐,您的用时此时已经超过了最慢的自恋鹤。

「什么啊,这个家伙他,他耍流氓啊,难道你们都没有看见吗,他竟然摸我…摸我的,不然我怎么会摔倒啊!」baby趴在地上冤枉的解释着。

「baby小姐,比赛就是比赛,输了就是输了,你非要找什么接口,我们怎么没看到他耍流氓啊!你们谁看到了吗?」

看到这一幕,baby屈辱难忍,痛苦的留下了眼泪,这么近的距离,这么明显的动作,他们怎么会看不到,这不是存心包庇么。

现在看来,果然还是自取其辱啊,枉自己还那么努力的想要赢,看着自己被刺破了皮的脚心,baby瞬间觉得自己有些不值。

可是他们的行为真的是太过分了,尤其背上的那个家伙,竟然…竟然捏自己的乳头,这真是太过分了,想到这,她便再一次咬着银呀流出了泪水。

「哼,让你换衣服是对得起的观众,baby小姐,请你配合一些,你要这这个态度,恐怕又要多吃苦头了!」

来到试衣间的baby看到地上放着一件似乎是连体的黑色胶衣,还有一个似乎是狗头的面具,更让她吃惊的是地上还有一副贞操带和两个巨大的橡胶,看着这些,baby不由得惊慌了起来,这些东西该不会是给自己用的吧,真是太恐怖了,自己要不要试着逃走呢。

然而还没等她做出反应,就感觉脖颈处一下刺痛,被身后的壮汉注射了一针不知道什么针剂,很快便失去了意识。

壮汉在给baby注射了昏剂之后,便将baby扒了个精光,然后给baby穿上了那套黑色的狗奴胶衣,胶衣的尺寸小的可怜,连纤瘦的baby都让壮汉费了好的力气才把baby装了进去。

胶衣覆盖了baby的全身,但是却把一对矫乳挤在了外边,baby的本来并不太丰满,但是经过这一挤压,看起来瞬间变得挺翘无比。

还有她的胯下,胶衣是开裆的,这个作用大家都知道,是为了给baby穿上那条嵌着两个巨大的贞操裤,那两根一个布满了橡胶尖刺,足有20公分,是插入的,另一根则是布满厚厚的螺纹,也有15公分长,并且特别的粗,这是给准备的。

而后,两名壮汉将baby的小臂和大臂折迭在一起,牢牢的捆死,再把她的大腿和小腿折迭,同样捆死,这样一来,baby就真的只能像一条母狗一样,用肘部和膝盖进行行走了。

最后,壮汉把一个只露着眼睛的狗头面具给baby带上,这个面具的里面同样有一根20公分长的巨大,这是插在嘴里的,壮汉硬生生的把巨大插进了baby温柔的小嘴中,一直捅进了喉咙的深处,然后把面具从脑后锁紧。

室里的情况一直通过视频对外面的500个观众进行着直播,看的外边的观众热血沸腾,好多人的裤裆都是高高的挺了起来。

只见大黑牛也是异常兴奋的走到了baby的身前,作为这关游戏的获胜者,大黑牛将来带头惩罚baby。

逐渐苏醒的baby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但是她发现自己的视线只能通过两个小孔看到物体,明白自己可能是被带上了面具,而后,她试着挣扎了几下,发现自己的手脚都不那么自由。

这时,大黑牛满脸淫笑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试着把baby扶了起来,让她呈肘部和膝盖着地的姿势,然后说道:「baby,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交代一下你现在的处境,怎么说呢,你现在最好把自己当成一条母狗,哦不对,你现在就是一条母狗。

说着,工作人员便拿上了一面镜子放到了baby的面前,baby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不禁一阵恶寒,想要尖叫,但是被口中的巨大的顶着喉咙,只发出了几声低低的。

你的任务就是要从跑道的一边的观众中找一位主人,讨到骨头,然后让主人牵着爬到跑道的另一头,把骨头放到另一边的盆中。

这时,baby才真正的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这些人的手段竟然如此的过分,可是,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尤其现在,自己被绑成这个样子,只能艰难的爬行,逃跑成了天方夜谭。

怎么办,难道只能屈辱的接受吗,自己可是一位一线明星啊,平日里都是处处受人尊敬,可今天竟然在这里被羞耻的装扮成一条母狗,还赤裸裸对着好几百人暴露着自己的性器官,而且还得真的像狗一样接受猥琐男人的,想到这,baby不禁呜咽了起来,但是由于口中塞着巨大的,听起来似乎更像是声。

「呦呦,我们聪明的母狗baby看来已经觉悟了啊,那就开动吧,让我们的观众们好好欣赏一下你的样子。

大黑牛说完,便是用手中的遥控器同时打开了三个的蠕动开关,然后扯着套在baby玉颈上的黑色项圈上的铁链,将baby拉向了观众的方向。

突然被蜜穴中和处传来的巨大刺激击中,让baby不禁浑身一颤,随后蜜穴中不断蠕动的便让她陷入了一波波的快感中,不禁分泌出了不少的淫液。

然而,还来不及羞耻,脖颈处的项圈就被大黑牛无情的扯动快要窒息,于是她只能本能的用手肘和膝盖快速的跟着大黑牛往前爬,很快便爬到了100名观众的面前。

只见他左手拿出一根假骨头,右手扯着baby脖子上的狗链,得意的笑着说道:「baby小姐,就让我来当你的第一个主人吧,哈哈!」

看清了此人面孔的baby不禁了起来,没想到又是这个流氓,但是无奈被对方牵着脖子,自己也无法再选择目标了,只是感觉羞愤异常。

而后便使劲提着baby的项圈,将baby拉得跪坐了起来,然后用力的揉捏着baby毫无抵抗的一对雪白的矫乳,淫笑着说道:「啧啧,baby小姐,刚才被我摸了一下乳房你就那么大的脾气,这会儿被我这样的羞辱都能忍了啊,你的脾气去哪了,再发飙一次啊。

一边说着,一边更是加大了手上的力度,还不时的拧住baby粉红的乳头,又拉又拽,痛的baby一阵又一阵的。

拿到遥控器的猥琐男一边玩弄baby的乳房,一边不时的开关着baby蜜穴和中的点击开关,不一会儿就让baby迎来了,喷出了大量的。

可她说不了话,只能哀怨的看着眼前这个猥琐的男人,任由他玩弄着自己平日里精心呵护的矫乳,任由他操纵折磨着自己的生殖器官,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办法。

而且被这个令人厌恶的男人折磨着,却还得祈求他成为自己的主人,牵着自己去运送骨头,这真是一项无与伦比的羞辱啊。

猥琐男捏了好一阵之后,似乎是玩够了,才悻悻的说道:「哼,真是条绝顶的母狗啊,被人玩几下就了,真是贱的可以啊。

这样吧,就用你的红唇给我吹个箫吧,让我射舒服的射在你的小嘴里,我就带你去放骨头,怎么样啊?哈哈」

说完,他便放开了baby的项圈,让baby重新回到了趴着的姿势,然后取下了baby的面具和口中的。

由于那个一直插到了Baby的喉咙中,因此取出之后baby不禁干呕了半天,深深的吸了一口之后,终于能够再次说话的baby赶紧说道:「请你们放过我,求你们,让我离开这个岛,我可以付你们钱,我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们!求你们……啊……」

还没等baby再说什么,大黑牛已经一把扯住了baby的头发,使劲的提了起来,几乎让baby全身都离开了地面,疼的baby立马不出话了。

「哼,给钱,你觉得能来这里的哪个缺钱吗?我们把你弄到这个岛上来,就是要好好的你,羞辱你,别想着逃走了,那根本不可能。

而且,你现在就是一条母狗,你没有说话的权利,只有接受调教,接受惩罚的权利,我只说一次,如果再让我听见你说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可正当她为难的时候,一声皮鞭的呼啸传来,随即便是上传来的钻心的剧痛,这一下疼的baby全身都绷紧了。

大黑牛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皮鞭使劲的往baby的雪白臀部上抽去,直到baby低着头呜咽着,再也不敢出声,才停了下来。

猥琐男坐在椅子上,一边欣赏着baby被打,一边得意的笑着说道:「我说小母狗,你看你不听话,白白吃了这么多苦头,多不值啊,老老实实的给我吹箫多好,现在你折腾了半天,不是还得亲我的小兄弟。

说着,猥琐男便把自己的伸到了baby的红唇边,顿时一股骚臭味便涌进了baby的鼻腔,让她又是不禁一阵干呕,但是,碍于那皮鞭的钻心的疼痛,自己只能是含着眼泪屈辱的朝着这根脏兮兮的含了下去。

Baby的小嘴只张合了几下,猥琐男的就硬的彻底了,这家伙的足有20公分,一下子戳到了baby的喉咙。

只见猥琐男揪着baby的头发开始在baby的口腔中,baby柔软的小舌头无力的做着抵抗,但每一次都是被坚硬的重重的捅在喉咙上。

猥琐男捅了几分钟还觉得不过瘾,只见他捅几下就把掏出来,把上沾的粘液涂抹在baby的脸上,眼睛上,还有嘴边,不一会儿就把baby脸上弄得全是口水。

还不时的用手折磨着baby的乳头,弄得baby异常的难受:「哼,什么一线明星啊,如今还不是让成了花脸。

猥琐男就这样在baby的小嘴中了足有10分钟之后,猥琐男才终于是了,一股腥臭直接注入了baby的喉咙,让她反胃了半天。

还没等baby休息片刻,猥琐男就志得意满的让baby咬住了自己的玩具骨头,牵着baby走向了地狱一般的趾压板跑道,baby想吐也已经没有了机会,只能是带着满脸的污秽和满嘴的腥臭快速的在跑道上爬行起来。

此时的baby只能用裸露在外的肘部和膝盖在锋利的趾压板上爬行,痛得她不住的,险些将嘴里叼着的骨头掉出来。

而猥琐男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不时的打开电击功能折磨着baby的蜜穴和,时不时的更是对着baby裆部的踢上两脚,巨大的刺激和身体的疼痛不断的袭来,竟然让baby在爬行的途中来到了,泄了一地,观众们纷纷一阵唏嘘,大声的谩骂着,而且此时的baby脸上已经没有了面具,只能咬紧银牙默默的忍受着巨大的屈辱了。

「哼,果然是个的母狗啊,爬行爬着就了,是不是已经忍不住让别人草了,哈哈!别担心,后面还有99个主人等着疼爱你呢,好好享受吧。

说完,根本不管还没有退却的baby,用力的扯着她脖子上的项圈,驱使着baby往跑道的另一头爬着,baby只得是一边在中颤抖,一边吃力的挪动着身体,刚一放下骨头之后又是立马被残忍的扯了回去,丝毫不给baby休息的机会。

仅仅才一个来回,baby的肘部和膝盖就快要磨破了,而且已经累的满身汗水,不住的娇喘着,由于胶衣十分的厚,丝毫不透气,因此,baby身上的汗水都汇集到了裸露着的裆部和,她的此时已经布满了汗水,显得晶莹剔透,的汗水则是和溷合在了一起,让她的看起来更加的不堪。

要知道,现在才完成了惩罚任务的百分之一,线个来回自己要怎么撑下来,而且回到观众席,还要接受不同的「主人」的不同的调教,天知道他们还会有怎样的花样。

就在这时,大黑牛的皮鞭再一次到来了,力道之大,直是将那皮鞭嵌进了baby的嫩肉中,痛的Baby只能是拼了命的爬到了另一个「主人」的面前。

这一次,这个观众是一位皮肤黝黑的壮汉,他比较心急,直接便拔出了胯下巨大的,同时拔掉了baby蜜穴中的假,挺身便入,硬是这样高速的了几百个回合,最后满意的来了一个。

在随后的送骨头的路上,baby身体异常的发软无力,几乎是在主人皮鞭的不断催促下,一步一步的在地上蹭着爬,才完成了一个来回,肘部和膝盖都微微的出血了。

即便是这样,她也没有得到片刻的休息,下一个主人又是一轮疯狂的……就这样,运送了50轮骨头之后,在进行了几轮,足交,,,以及数不清多少次的之后,baby终于是体力不支,昏死了过去。

可剩下的50名观众哪里肯放过baby,硬是给baby注射了精神药剂,强行让她醒过来,集体赤膊上阵,来了一次50人的疯狂,在过程中,baby数次醒来,又数次昏死,一直被干了5个小时,都已经麻木红肿了,才终于是结束了这一次磨难。

之后,工作人员把baby带进了临时搭建起来的简易楼中,给baby输入了营养液和治疗剂,再加上了一种特殊的睡眠药剂,这个药剂的妙处在于,能让服药者感到从来没有睡过觉,也就是醒来后仍然保持着睡觉前的感觉,但是其实身体已经获得了必要的恢复。

Baby就这样度过了一个晚上,的观众则是大吃大喝了一顿,开心的交流着baby的快感,之后在岛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个好觉,准备明天继续baby。

第二天,baby被强行用药物唤醒,醒来的baby还沉浸在昨天被的痛苦之中,可却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被绑在了床上。

她只感到自己身心疲惫,蜜穴和都红肿不堪,隐隐作痛,浑身酸痛的要命,嘴巴里依然充斥着浓烈的味,异常的疲劳的她只想好好睡一觉,但却被告知自己其实已经睡过一晚上了,这种感觉简直让baby欲哭无泪,几乎要发疯了。

让她不解的是,自己已经成了任人摆布了玩偶,为什么还要玩什么游戏,难道是为了增加情趣吗,可是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只能是任人摆布了。

此时,baby虽然疲惫不堪,但是看起来却是更加的楚楚动人,她被工作人员要求穿上了一套兔女郎的短款束腰短裙,束腰裙将baby本来不太丰满的高高的托起,显得十分的挺翘,后面的一排束带被拉得特别的紧,使得baby呼吸都要十分的用力,不过却把baby的蜂腰拉得更加的纤细。

Baby的上则是穿着一双几乎紧的勒紧肉里的黑色渔网袜,黑色的网袜和雪白的大腿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对比,让每一个男人都是热血沸腾,再加上脚上的一双十几公分的细跟尖头的黑色高跟鞋,衬托的这一双变成了标准的「腿玩年」,现场的500个男观众恨不得马上就把这双扛到肩上,好好的把玩一番。

Baby的化妆师也在壮汉的淫威下继续给baby画上了美丽的妆容,可爱的兔耳,青眉秀目,烈焰红唇,潇洒的秀发披肩而下,光滑的香肩,的锁骨,雪白的酥胸,纤细的蜂腰,挺翘的臀部,修长的。

单单是看上一眼就忍不住要开始撸动了,更别说这个尤物一会儿还会穿着这身行头做游戏,想想都是让人兴奋的发疯呢。

此时,baby仅仅是站在台上,就已经激发了台下的500多名男观众无尽的荷尔蒙,女神的称号果然是实至名归。

这样美艳的baby让策划都是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连6个男嘉宾都是无法离开视线,所有人都期待着策划赶紧宣布下一个游戏。

随着策划的所指可以看到一个长条形的台子,台子下边是空的,可以躺着人,台子上面则是一层橡胶塑料做的软布,上面还涂满了肥皂,十分的光滑。

策划继续说道:「大家看到了吧,一会儿送水的嘉宾要拎着两个水桶通过这个涂满肥皂水的橡胶滑道,的选手则躺在滑倒的下面,用脚朝上踢滑道上的橡胶布,阻止上面的选手送水。

当然,除了嘉宾自己,每个嘉宾还可以选择两位热心观众跟你一起比赛,他们送到的水同样算到嘉宾的水量里。

好了规则宣布完毕,不过要注意,排名最后的嘉宾同样要接受惩罚哦!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就开始游戏吧!」

「策划大哥,我就要穿着这身装扮进行比赛吗?这样你还不如直接让我输算了!」baby气氛的说道,的确,穿着一身兔女郎玩这种游戏,在平地上跑起来都是异常的艰难,怎么可能通过如此艰难的滑道啊。

策划瞥了一眼兔女郎打扮的baby,戏谑的说道:「认输也可以啊,这可是你自己要认输的,我友情提示你一下,这关的惩罚是让人反复的被水淹死,再救活,再淹死,如果baby小姐很喜欢水的话,那么就直接认输好了。

仅仅是想一想,baby都不禁出了一身的冷汗,双腿忍不住开始发抖,无论如何她也不愿意接受这个结局啊。

她咬着牙,好一阵才终于是鼓起了勇气,决定做出最后的拼搏,不服输的性格再一次战胜了恐惧,她怎么也不能轻易的放弃,万一自己要是赢了,或者只要不成为最后一名,那自己就能逃脱那的惩罚,心意已决的baby开始思索计策。

首先进行的环节是从热心观众中挑选助手,baby从500多个虎视眈眈的猥琐男人中,小心翼翼的寻找着那些看起来还不太凶恶的男人,选了好久,才最终是选定了两个个头不高,长像比较斯文的小男生,这两个小男生还都戴着眼镜,看起来都有几分书卷气。

虽然这两个稚嫩的小男生看起来玩游戏不会很厉害,但是他们却应该是最容易被说服,能够真心帮助Baby的人选,Baby趁着别人还在选择帮手的时候,开始向两个小男生发动了温柔攻势。

「两位小帅哥,求你们一会儿一定要帮助Baby姐啊,Baby姐真的很需要你们啊,你们需要什么,Baby姐一定会满足你们的哦!」

两个小男生见到一脸恳切的Baby,互相对视了一眼,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然后便马上恢复了一脸的真诚,说道:「放心吧,Baby姐,我们可都是您的粉丝呢,只是,我们平时总是喜欢意淫你,今天好不容易见到了你,我们忍不住想……」

听到两人这样说,Baby心中暗暗一喜,看来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这两个单纯的小男生果然值得信任,相信在游戏中一定会成为自己的助力的,只要能够逃脱那恐怖的惩罚,现在吃点亏也不算什么了,而且,昨天自己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当成母狗进行了残忍的,对比起来此时的牺牲无疑是不足一提了。

于是,Baby勉强的挤出了一个微笑,诚恳的说道:「没问题,两位,只要你们能帮姐姐,姐姐什么都会满足你们的!」

听到这些话竟然是从两个可能还没有上高中的小正太口中说出来的,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但是眼下Baby也只能是硬着头皮答应了,只见Baby十分配合的脱下了脚上的高跟鞋,侧躺在地上,用一双穿着网袜的玉足夹住其中一个小男生的,上下撸动了起来,同时用的红唇温柔的含住了另一个小男生的,开始卖力的吮吸起来。

显然不是,大家很快便了然,猜道Baby这是在拉拢自己的队友,不由得暗叹Baby真是个厉害的心机婊啊。

两个小男生虽然看起来都是斯文瘦小,但是胯下的可都是出类拔萃,Baby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两个人都服侍舒服,一个射了Baby满脸的,另一个则是射在了Baby的大腿上。

两个小男生满意的扶起了Baby,并胡乱的帮Baby抹了抹身上脸上的,便准备开始参加游戏了。

第一个送水的是大黑牛,除了大黑牛和他的两个助手,其他的人都藏在滑倒的下边,准备用脚踢上边的橡胶滑道。

聪明的Baby把三个人分开,分别藏在跑道的开始、中间和结尾处,比赛开始后,不出Baby所料,的人都是象征性的稍微踢了几下就不再动作,让大黑牛顺利的便通过了自己守护的区域,而只有Baby和她的两个助手在卖力的踢着跑道,攻击着上边的选手。

大黑牛纵有一身力气,但是在涂满肥皂的湿滑赛道上同样也是毫无办法,没走出多远就被Baby的一个助手小男生正好踢到,滑到在了赛道上,当他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手中的两桶水已经撒了大半,而且,再往前刚走到一半的时候,又被Baby的另一个助手小男生踢中,再次滑倒,手里的水已经全部没有了,气的大黑牛不住德咆哮着,拎着两个空桶回到了起点。

不过,大黑牛毕竟是大黑牛,逐渐找到下边人的位置的他开始有意的避开了前两个小男生的攻击,一直是走到了滑道的末端,可等候多时的Baby哪里肯放过他,穿着一双18公分尖细高跟鞋的Baby看准了时机,对着大黑牛经过的地方就是一阵勐踹,要不是滑道结实,恐怕早就被baby锋利的高跟鞋戳出几个窟窿了,不过虽然滑道没有戳破,但却把大黑牛戳了个结实,已经摔倒在滑道上的大黑牛上结结实实的挨了baby好多记鞋跟,尖锐的疼痛让大黑牛都忍不住的大叫了起来。

就这样被狂踢了好几轮,硬是一桶水没运过去,只是在10分钟限时的最后,一位大黑牛的助手在baby体力有些不支,双腿发软的时候才侥幸送到了小半桶的水。

baby则是信心大增,不但出了一口恶气狠狠的教训了大黑牛,还为自己赢得了相当完美的取胜机会。

开心不已的baby更加的卖力,也顾不上双腿得酸痛了,拼命的把剩下的几人都踢的人仰马翻,叫苦不迭,最可怜的自恋鹤还在摔倒后被狠狠的踢在了鼻子上,鼻血直流,狼狈不堪。

一连6个男人,就这样前赴后继的倒在了Baby锋利的高跟鞋下,本来是想让Baby行动受限才给她弄了这双的高跟鞋,可没想到却弄巧成拙,给了Baby一个攻击他们的利器,当下也是没法再说什么,只能暗暗发狠,等Baby通过滑道的时候再拼命报复了。

可是,Baby却并不慌张,只见她一身的兔女郎装已经被洒下的肥皂水打湿,双腿变得晶莹剔透,无比。

看到如同开锅的沸水一般翻腾着的跑道,Baby只是微微一笑,沿着滑道的边缘用力的一踏,竟然让高跟鞋的鞋跟和鞋尖之间的空隙牢牢地卡在了边缘的钢管上,而且,由于十分的贴边,谁都无法踢到那里的钢管,就这样,大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Baby一点一点从容的挪到了对面的终点处,被踢得最狠的自恋鹤双眼都快瞪得发红了,可是却丝毫没有办法。

一群男人就这样无奈的目送着Baby连续两次把水送到了对面,这一下已经送到了将近四通水的Baby无疑将要获胜了,而且时间才用了8分钟。

Baby看着滑道下快被气炸了的几人,不由得一阵得意,对着他们做起了鬼脸,提前开始庆祝胜利了。

可就在这时,Baby的那两个助手小男生中的一个提着两桶水,硬是连滚带爬的通过了跑道,还一边跑一边趔趄的向着Baby冲了过来,Baby见他竟然是朝着水箱的方向冲了过来,赶紧上前一步,试图挡住这个小男生,可是Baby娇小的身躯如何抱得住一个男人呢,只见那个小男生趔趄着摔进了Baby的怀中,两人顺势就倒向了后边已经装了4桶水的水箱中,玻璃的水箱应声倒地,当下就摔了个粉碎,其中的水也是撒了个精光。

看到眼前的情境,Baby真是欲哭无泪,千算万算没想到却被自己的队友的坑死了,巨大的心理落差让她都有些呆滞了。

此时,裁判已经走了过来,6个男嘉宾也从滑道下走了出来,如此跌宕起伏的剧情他们也是未曾想到,但是自己还是赢了,不禁都是得意异常,他们玩的投入尽兴,却忘了其实自己怎么可能会输,只是这种先抑后扬的心情,他们却是真的十分的受用,尤其是现在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差点就要成功,却在最后一刻让队友出卖的Baby,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

「比赛已经结束了,第一名是自恋鹤,第二名是……最后,我只能遗憾的宣布,最后一名又是Baby小姐,您又得接受惩罚了哦!」

此时的Baby已经在两名助手小男生的搀扶下勉强的站了起来,自己已经拼上了全力,可结果却丝毫没有改变,想到那反复窒息的痛苦,Baby再一次险些瘫软下去。

其实这结果她早就应该想到,眼前的这些人不就是为了自己才来到了这里,又怎么可能让自己赢呢,只怪自己竟然还天真的相信了会有人良心发现的帮助自己,还有那与生俱来的好胜心和不愿屈服的性格让她不愿意放弃希望逆来顺受罢了,现在看来,这些努力果然都是徒劳的。

宣布完结果之后,自恋鹤已经是迫不及待的带着满脸的淫笑朝着Baby走了过来,一边扯住Baby的头发往惩罚设施的地方拖着,一边恶狠狠的说道:「Baby女神,你刚才的暴力高跟可是踢的我好苦啊,一会儿我要是不让你哭都哭不出来,那都对不起我这流血的鼻子啊!」

女人最怕的就是扯头发,被这样用力拉扯着头发的Baby不断的求饶着,脚下踉跄的跟着自恋鹤,但是由于鞋跟太高,怎么走也走不快,一时间痛苦不已。

Baby就这样被揪到了三根并排的金属钢管的前边,被两名大汉和自恋鹤一起,牢牢地反绑住双手,恐惧的Baby不住的挣扎着,但是却被那个黑人壮汉又是一剂昏剂注射在脖颈,昏迷了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Baby被牢牢地绑在了惩罚装置上,她的双腿被分开至最大成一字马,两个脚踝分别被固定在两根靠外的钢管上,她的双臂被死死的绑在背后,身体被绑在中间的钢管上,头部则是被放进了中间钢管上的一个透明的玻璃水箱内,水箱十分的透明,可以清楚的看到Baby的表情,此时水箱中还没有水。

被拉成了一字马使得她的蜜穴和都是赤裸裸的暴漏了出来,光熘熘的雪白粉嫩,异常的动人,两条穿着渔网袜的大长腿更是被拉的笔直,静静的等待着调教。

当然,要布置的可不只有这些,将Baby好之后,自恋鹤将一个足有手臂般粗细的橡胶肛塞用力的塞进了Baby的,这个肛塞一进入Baby的菊花,就牢牢地占据了整个,这是特殊的橡胶材料制成的,正向十分容易进入,但是反向却根本拔不出来,而且还会和皮肤无间贴合,这个肛塞中间还有一粗一细两根导管,粗的是灌肠的进液管,细的则是排液管,也就是说,此时Baby的就被这个肛塞牢牢地控制了,任何进出的东西都要通过这两根导管才能实现。

水箱的做工同样是十分的考究,下面的特制材料橡胶可以紧紧的贴在Baby的脖颈上,丝毫不漏一点水,而且除了上面的一面有没有盖子外,的四面都是密封精良。

都布置妥当之后,自恋鹤算着的时间应该快到了,便走到了Baby的身前,将一盆冰水从水箱上方勐地浇到了Baby的头上。

刺骨的冰水一下子便唤醒了中的Baby,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呼吸困难,她很快便发现了自己的头被关在了一个玻璃箱子里,而且,那一小盆水已经让水位上升到了Baby的唇边,Baby本能的开始呼救,并用祈求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自恋鹤。

「Baby女神,别害怕,要害怕你也得等我给你介绍完再害怕不是!现在你的头被关在了这个小玻璃水箱里,如果水位没过了你的鼻子,那你就要窒息死亡了,不过别害怕,我们是不会再直接往里加水了,它里面的水量可是全都由你自己决定哦。

你看这个注射器,他可以把水注入你的直肠,当你的肠子被灌入水之后,压力就会让水通过肛塞下的另一根导管流进你头部的水箱中,当然,如果不想让水流进来的话,你可以使劲夹紧你的菊花,只要夹的够紧排液管就会封闭,水也就不会流到水箱中。

这真是个完美的设定吧,哈哈,另外提醒你一下,除了拼命夹紧菊花外,你也可以把灌入水箱的水喝掉,那样你就不会被淹死,相信你会喜欢上自己肠液的味道的!哈哈!「

听完自恋鹤说的这些之后,Baby简直要疯了,虽然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却想不竟然如此的,给自己强行灌肠,还要自己控制排泄,不然自己就会淹死在自己的排泄物里。

Baby惊恐的尖叫了起来:「不,不要啊,我求你了,求你了鹤哥,别这样对我好吗?这太恐怖了!」

自恋鹤根本没有半点心软的意思,只是满意的欣赏着Baby脸上惊恐的表情,然后给Baby口中带上了一个大大的塞口球,即便这样,Baby还是不住的从喉咙中发出绝望的嘶吼,可见Baby对这个惩罚有多么的恐惧。

「好了,好好享受吧Baby,我劝你还是留着点力气夹紧的你可爱的小菊花吧,以免一上来就被自己的排泄物淹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jtools.net